甘肃快3

建议推出4.86万亿的一揽子财政政策

2020-05-08 10:38 | 来源:未知

建议推出4.86万亿的一揽子财政政策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以“全球经济与政策选择”为主题,邀请政商学企界嘉宾通过线上形式解析全球经济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巨大压力下,对中国当前经济形势和未来走势有何前瞻性研判?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与凤凰连线时表示,此次疫情将对消费、中小微企业和就业三个领域产生重大冲击
 
谈及财政政策,刘俏说,希望能够用财政提供将近一万亿资金,来促进疫后在公共卫生领域的体系的建设,并推出力度更大的一揽子财政政策为统领的宏观政策组合。
 
此外,刘俏表示,估测这一轮财政政策的整体规模将达到4.86万亿人民币。其中包括几个不同维度,如消费领域。他分析,可以采取一种双重的消费激励方案。针对低收入群体、对因为疫情受到冲击的失业群体,甚至包括疫区的民众,发放现金券。
 
“应该及时果断的出台力度更大、有针对性的宏观政策组合。这个规模应该提高,而且时间点越快越好”,刘俏说。
 
嘉宾介绍
 
刘俏,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以下为发言全文:
 
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关于疫后经济重启一揽子的宏观政策。
 
我想跟大家简单分析一下我们对疫情本身影响的判断,同时把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可能影响比较深的三个领域,消费、中小微企业和就业重点剖析。最后提出一个一揽子的宏观政策的方案。
 
这次疫情大家可能都比较了解,我们的认知是逐渐的一个过程,那么现在基本大家认为这是一个自然灾难,就是它把这种大隔离的实施,使得这种社交接触为基础的经济社会活动处于一种停顿状态,这样带来经济社会生活的巨大损失。
 
我们看到一季度中国GDP下滑6.8%,美国GDP下降4.8%。这种情况下我想可能我们对这个性质的认知发生根本的变化,它跟过往2008年的金融危机,甚至1929年大萧条不太一样,不是一个因为经济或者金融体系的内生问题导致的危机,而是一个纯粹由自然灾难形成的外部对经济生活的重大冲击。
 
这种情况下我们政策基本的出发点就是尽量采取一些比较及时有效的宏观政策去对冲危机带来的风险。我们也看到美国和欧盟国家,还有亚洲的一些国家或地区,陆陆续续出台了一系列的以财政政策为主导的经济复苏或者救援政策。美国的整体方案规模是2.5万美元,基本上达到GDP的11%以上。欧洲其他国家的话,力度也非常大,而且速度非常快。
 
中国怎么去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同时重启我们的经济活动?可能我们需要有比较大力度的政策去应对外生冲击对经济生活带来的伤害。
 
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可能应该是及时有效的出台一些政策去应对疫情对我们经济生活各方面,特别是就业、中小微企业,还有消费所带来的冲击,通过这种方式为疫后的经济的复苏夯实基础。
 
我想给大家简单分析一下,为什么这一轮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中小微企业和就业三个领域冲击特别大,这三个领域是我们在思考政策逻辑的时候需要特别关注的几个领域。
 
首先是消费。去年中国经济核心逻辑的一些变化,消费已经变成经济增长最重要的一个推手。2019年消费拉动GDP57.8%的增长,这就意味着中国经济从这种高速增长、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在转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消费所扮演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这一轮疫情带来的一个变化在于,外需环境在恶化,同时全球供应链面临中断的危险。所以这种情况下增加内需、增加消费,可能对疫后的经济的复苏意义更大一些。
 
此外,还有中小微企业和就业的问题。统计局第一季度的公布的失业数据存在一些滞后性,里面可能有大量的还没有真正复工复产的农民工。
 
同时因为很多企业它虽然复工了,但是它没有复产,它其实这里面还带来很大隐性失业的风险在里面。
 
光华管理学院的卢凯教授团队用智联招聘的数据做了一个基本的分析,今年的一、二月份跟去年同期相比,新聘的职位数、新招聘的人数下降的幅度都在30%以上。从行业分析或者做跨企业的分析,会发现民营企业对就业的需求下滑幅度非常明显,小微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对需求下降的幅度达到40%以上。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陆陆续续出台很多跟疫后经济重启,扶持中小微企业的一些政策。但总的讲,大家的感受还是觉得政策的力度不是特别大,有点碎片化。这种情况下,大家呼吁在未来一段时间,扶持政策应该更加果断一些,下更大的决心,推出一些力度更大的政策出来。同时把政策的施力的重点,应该放在中小微企业、消费和就业上。
 
首先,疫情爆发之后,在货币政策方面力度还是比较大。到目前为止的话,央行出台的中长期信贷相关的流动性的释放,基本达到3万亿人民币的规模,而且这3万亿人民币基本都是基础货币,考虑到货币乘数效应,大概我们如果说货币乘数是5倍的话,也就意味着到目前为止,其实整个货币政策释放的流动性,基本上已经达到了15万亿人民币。
 
但为什么整个实体经济感受不是特别明显?我想这背后可能主要的原因是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不是特别通畅。这种情况下,央行释放的大量的流动性并没有惠及到中小微企业,没有解决消费不振的问题,同时对就业的扶持力度不够。
 
其次,在财政政策方面,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过去三个月密集出台很多政策。粗略统计,国家层面上有200多项政策,地方政府层面有800多项政策。但总体来讲,政策比较碎片化,落地的情况也参差不齐。所以合在一起后,虽然政策出台的很多,但大家感觉力度好像不是很大,而且政策目标的明确度不是特别高。
 
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一是推出力度更大的一揽子财政政策为统领的宏观政策组合。我们估测这一轮财政政策按照我们的建议,可能整体规模会达到4.86万亿人民币。其中包括几个维度:比如消费领域,我们建议可以采取一种双重的消费激励方案。一方面对低收入群体、对因为疫情受到冲击的失业群体,甚至包括疫区的民众,可以采取发放现金券的这种形式。
 
我们大概统计了一下,如果每个个体发放1000元人民币的话,那么大概将近2600亿人民币,它含括低收入群体,也就是人均月收入在3000人民币以下的群体,以及在疫区的这样一些民众。
 
我们现在的互联网渗透率接近70%,如果说达到发达国家互联网渗透率的水平,基本上还可以再将2亿人纳入到上网群体。这个过程中,可以通过套餐补贴甚至手机补贴的方式,把这个群体的纳入到数字经济体系。
天津体育彩票网 江西快3 湖北快3走势 浙江福彩网 江西快3 必发彩票开户 北京福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天津体育彩票网 重庆快乐十分